主页 > V嘉生活 >【更新】托儿中心家长报案‧黑人老师涉性侵女童 >

【更新】托儿中心家长报案‧黑人老师涉性侵女童


2020-06-13


【更新】托儿中心家长报案‧黑人老师涉性侵女童(柔佛‧新山3日讯)一家托儿中心的前员工指控纪律老师与两名寄宿的14岁少年非礼及性侵中心内的儿童,并有数名家长报案作出同样的指控。不过,有一些家长为托儿中心喊冤,指一切指控子虚乌有,都是前员工编出来的谎言,托儿中心的负责人则寻求法律途径处理这项指责。这家被指涉及非礼及性侵案的托儿中心位于新山世纪花园,新山市政局官员、警方及福利部官员于週一上午已前往了解情况,不过他们皆表示不便受访,一切问题只有他们的上司可以回答。这家单层的托儿中心,门旁玻璃墙上已经挂上“紧急关闭”的英文字样,屋旁是洗车中心。据了解,托儿中心经营的方式类似幼稚园,不过有些孩子的家长因为在新加坡工作或来自单亲家庭,所以还是有些孩子都寄宿住在里面。指亲女童脸庞非礼据报导,托儿中心拥有30名孩童,年龄介于4岁至16岁;而把托儿中心做成宿舍已属违法。托儿中心的前员工拉裘米(39岁)向英文《星报》指称,托儿中心内有一名40多岁的非洲籍黑人男子纪律老师性侵年龄4至7岁的女童,中心内另两名14岁男孩也性侵年幼的孩子。拉裘米说,非洲男子在午餐时间前来后,就会把托儿中心的女童带到一旁,亲女童的脸庞、嘴唇及非礼她们。拉裘米声称,自己是于去年11月在托儿中心工作,但最近已经辞了职,并已于2月28日向警方报案。“我去年12月份便开始注意到女童有些不对劲,但是她们拒绝透露甚幺原因。后来,她们要我一再保证不会被秋后算账,才敞开心扉说出原委。“一些孩子也告诉他们的家长,说他们被老师亲脸部和胸部,甚至触碰她们的下体,直到红肿。”指2少年逼小孩口交拉裘米声称,托儿中心内除了有人性侵女童外,也有两名14岁少年强迫年幼的孩子为他们进行口交。“我听一名7岁男孩说,他经常半夜被逼带到他们的床边进行这些行为。如果抗拒的话,就会被他们威胁。”除了拉裘米,男孩的11岁哥哥也住在托儿中心,他也指控这两名14岁的少年逼其他年幼的男童和女童就範。这名男孩声称,有一晚,他见到其中一名少年带着弟弟到那名少年的床边,他们都盖着毯子。隔天,他将事情告诉老师,但是却被警告不可张扬,否则会遭到惩罚。据拉裘米指出,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都在新加坡工作,只有週末才来看他们。“这些家长一个月付给中心大概600令吉,而这间托儿中心是以幼稚园的名义来注册。”家长指前员工编造故事对于托儿中心被指有年幼孩子遭性侵非礼事件,一名家长为托儿中心喊冤,声称她的8岁孙子一直在该托儿中心就读,向来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她反指有关指控是拉裘米编造出来的。她说,拉裘米在托儿中心工作才一个月就辞职。如今,拉裘米不但带走了在托儿中心住了两年的一名女子,还偷走中心的财物。“拉裘米是一名印裔穆斯林,有一个无业的巴基斯坦外劳男友。”她声称,拉裘米之前因无业,要求托儿中心负责人提供煮食及协助照顾小孩的工作,不料对方编出这幺大件事。曾遭纪律老师指责“拉裘米是因为不满非洲裔纪律老师指责她,所以才编造这些谎言。”她说,据她了解,有一次托儿中心的老师回吉隆坡x处理哥哥的丧礼,拉裘米邀了一些巴基斯坦男子在托儿中心后面喝酒,结果被非洲裔纪律老师当场指责。“我听说,拉裘米要托儿中心的孩子向家长撒谎,说这名老师非礼他们,要是不照她所说的做,就会打他们。”另一方面,在隔壁洗车中心工作的一名员工受询时也说,由于他在隔壁工作,曾听到拉裘米大声骂托儿中心的孩子,声量大到好像从麦克风传出来的音量。“我还曾听说拉裘米之前因为涉及刑事案,被警方扣留了7个月。”警开档调查指控柔佛州警察总长拿督莫达指出,警方已开启3个调查档案,调查这起非礼及性侵案。目前,警方将援引2001年儿童法令31(1)条文展开调查。柔佛州妇女发展与家庭委员会主席阿茜雅也说,他们将对这家托儿中心展开严厉的调查行动。她指出,他们将于週一前往展开调查,并查明这家托儿中心是否违法。多名家长报案据报导,已有多名家长报案指托儿中心负责人疏忽,导致他们的孩子被性侵及身体受虐待。其中一名家长优玛(35岁,经理)说,她去年将3名年龄介于3至11岁的儿子送到托儿中心。“其中,11岁儿子曾申诉背部被纪律老师很大力的打。刚开始,我并不以为意,因为我觉得孩子本来就很喜欢埋怨这投诉那。可是,直到7岁儿子申诉被托儿中心的`大哥哥’性虐待后,我才大吃一惊,觉得不妥。”她说,原本活泼的儿子,在这几个月来也变得沉默异常。优玛在新加坡工作,一週才见儿子一次,每个月付给托儿中心1200令吉。她已于2月24日向警方报案。另一名家长尚喜达(32岁,医疗助理)也在2月26日前往报案。她说,7岁儿子申诉这几个月被托儿中心的“大哥哥”欺负。“不过,儿子说他没有被性虐待,而且经身体检查,他也没有被虐待的迹象。”她指出,她听到托儿中心发生性侵案后,已把儿子接回家。此外,家长哥玛蒂(36岁,操作员)说,她上週听托儿中心的员工说7岁女儿遭虐待,感到吃惊与愤怒。“女儿跟我说,托儿中心的`大哥哥’碰触她的私密处。”她指出,虽然这些“大哥哥”与她面对面时承认指控,但她没有报案,只是不再送女儿到托儿中心。中心负责人暂不回应针对拉裘米的指控,托儿中心负责人受询时表示暂不回应。她说,她将寻找律师的协助,必要时才接见媒体。与纪律老师无过节前员工否认报复拉裘米週一下午接受本报电访时否认报复。她强调,她与纪律老师并没有过节,且她曾亲眼看到纪律老师亲吻女童的嘴及脸颊,其中一名4岁女童回家后就告诉母亲,私处被纪律老师碰触。她指出,另一名5岁女童则示范纪律老师如何碰触私处,她已录下这个片段,并交给警方处理。“我没有因为喝酒的事跟纪律老师闹意见,我只有在工作完毕后抽烟而已,根本没有喝酒。我没有说谎,更谈不上报复。”她否认偷托儿中心的财物,反而说自己放在手提袋的300令吉在托儿中心不见。“我在托儿中心工作两个多月,到现在只拿到一个月的薪水,纪律老师之前甚至提醒过我在这里工作没薪水拿,也没有人要来这里工作。”她指出,之前有一名来自印度的女子在托儿中心工作9个月,因为没有工作准证,母亲在印度生病要动手术,对方每天以泪洗脸,吵着要回印度,过后失蹤了。“据我了解,托儿中心拖欠女子6个月的薪水。”她说,目前其中一个家长优玛因为看不惯托儿中心,把7岁的儿子送来她这里。托儿中心儿童已回家柔佛州福利局代局长拿督道勿指出,所有居住在托儿中心的孩子已回到各自的家庭。他说,他们于週一早上与警方及市政局的官员前往托儿中心调查时,大多数在托儿中心居住的孩子已经回家。“我们将访问所有这些18岁以下的孩子,在必要时,给予他们辅导。”他指出,他们会发通知给业主,以便在7天内为托儿中心进行登记,避免被採取进一步的对付行动。他说,他们将继续监督托儿中心一週,以确保中心完全停止运作。新山市政局公关阿都阿兹则说,他们已经发通告给业主,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不能操作。“业主没有准证从事托儿中心。至少,业者之前应向我们申请临时准证才让托儿中心运作。”他指出,如果业主不遵守通告,可被控上法庭。“我们将採取行动,对付托儿中心旁的非法洗车中心。”【本篇内容已在2014-03-04更新。】‧2014.03.03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